团子的小圆

主混全职圈
不写一切all文及王受向
cp洁癖症勿入
更文大部分时候比较短
时间少请谅解
周更什么的不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想想就好

【方王方】锱铢必较(二)

终于肝完啦!!

感觉这篇偏王方一点......

不过这是一片互攻文,谦儿一定能攻回去滴!

(一)请戳头像唷!

至于(三),请大家耐心等待o(≧v≦)o

欢迎捉虫!

王杰希快速地看了方士谦一眼,皱了皱眉,又淡漠地说道:“快上车吧。”方士谦也不是什么含糊的人,见救援赶到,立刻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终于能好好休息了,方士谦心中如是想到。座椅柔软的触感让紧张了几小时的方士谦瞬间放松了下来,一上车,他就立马瘫在了车椅中,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一面想着晚上回去的宵夜,一面思考着一会儿怎么和王杰希解释他被百花追踪的事情。

诚然,今天再方士谦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但却因为他一时的疏忽,这才导致了一系列的惨案。

王杰希怎么会不了解方士谦的实力?方士谦的搏斗能力确实不强,纯属于三招就能撂倒的人之一,可方士谦的判断力与警觉性却是一流的。

百花在前领袖张佳乐走后,没有一蹶不振,甚至将蓝雨的第三把手于锋引进,来接管第一任领袖孙哲平的代号——落花狼藉。

于锋的实力自然不弱,能够在蓝雨这种大组织里担任第三把手,自己要没两把刷子,早就不是被组织遗弃就是被其他黑道上的人干掉了。

可评论一个组织,不能只从领袖身上看,其他的成员当然也是很重要的。于锋的实力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其他的组员的实力却参差不齐。通俗的来说,就是没有实力特别突出的,也没有实力垫底的,中规中矩。

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这么生气的主要原因了。如果说方士谦是被于锋跟踪而没有发觉还值得原谅,今天跟踪他的可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除了粗心大意,好像确实没有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么一件奇怪的事情了。

“前辈,你能好好解释一下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搞的吗?”王杰希冷不丁的声音突然响起。

终究是问了啊,方士谦叹了口气,听这口气,还有些生气呢。

在他们之间的不和期顺利过渡后,王杰希就很少喊他前辈了,除了在做睡前运动心情好去挑弄方士谦的时候会喊前辈调戏方士谦,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一般都会叫他更加亲密而又不显得腻歪的士谦,也不是没有特殊的时候,比如生气。

王杰希的的确确是极其生气的,他接到方士谦的救援电话时正在g市与一个小组织进行一场交易,这交易本是不用王杰希亲自出面的,但那个组织的领袖却非要与王杰希当面谈。

这场交易不是非常重要,但对于王杰希这种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的人来说,尤其是关乎组织利益的事情,当然是选择亲自出面。为了方便,王杰希随意在车库里选了一辆无牌号车,开着它就出门了。

哪知在行至一半时忽然收到了方士谦对微草全员的救援请求,许是信号不好,传来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急促的喘息求救里还带着一声细微的子弹射击擦过衣服布料所发出的声音。

王杰希听力多好啊?!怎么会放过那样的细节!不管三七是二十一还是二十二,他当即就安排高英杰代替他去参与面谈,自己则刻不容缓地赶去方士谦发出的坐标位置。

王杰希很慌,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他从小就是胜券在握,即使是输了,他也会总结不足提高自己,他从来胸有成竹。

但是心跳的声音在封闭的车里显得那样明显。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坐上了一个跷跷板的一端,他永远不知道他的另一端坐的是谁,那个人时轻时重,带着他的心脏,上颠下窜,就和他不知道方士谦现在的处境是否很艰险一样,眼前是一片乌云,除了绝望,什么也看不见。

他终究还是赶到了——在百花组织即将找到方士谦藏匿位置的前一刻。

当他看到方士谦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以及方士谦脸上狰狞强忍痛楚的表情时,他的眼神瞬时冷了下去,冰窖,只能这样描述。

作为一个领袖,王杰希一直以来是以成熟稳重为标签,即便是执行难度系数大的任务,又或者是受很严重的伤时,他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更别说是露出这样直接将杀意显现出来的眼神了。

要是有哪个微草队员和王杰希一辆车,绝对会被吓一个大跳。短短半小时,王杰希已经将皱眉与冷眼完整地演出了一遍。

这可是他的方士谦,谁也别想动他丝毫!王杰希一边开着车一边将明显温柔不少的眼神投向正在认真托腮思考的方士谦身上。

王杰希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可一旦触了他的底线,他就会————


锱铢必较!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