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子的小圆

主混全职圈
不写一切all文及王受向
cp洁癖症慎入
更文大部分时候比较短
时间少请谅解
周更什么的不可能发生在我的身上,想想就好
个人不太喜欢回复评论,主要是因为懒,希望各位小可爱们能理解
谢谢啦!😛

【方王方】锱铢必较(三)

更啦更啦!

祝杰希爸爸生日快乐啊🎂(没错这就是我一个月不发文的理由)

这篇文.....算是......生贺吧……吧......

欢迎捉虫!!



方士谦在车座上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焦躁不安地朝王杰希身上瞥了好几眼。王杰希好像没感受到似的,跟一尊石像般机械地开着车。

woc!不就是受了一次伤嘛?至于这么生气吗?我这个受伤的人还没喊冤叫屈呢?您王大爷到还先跟我玩冷战了!看我回去不好好把你折腾一番!方士谦心中的小人悄悄地咆哮了几句,又安静下来,随着方士谦的眼睛瞟了王杰希几眼,没想到王杰希非但没转头,连给他递个眼神这种小事都懒得干。

方士谦咬牙切齿,没回头我当你在开车要小心驾驶吧,为了老子的安全,我忍了,但你连个眼神都不来一个,不说暗送秋波吧,你tm连个波也没有!方士谦内心的小人忍不住想要爆发了。

此时王杰希已经将车开回了停车库,“啪”的一声,车里本就不怎么明亮的灯跟着汽车熄火的声音熄灭了,车里瞬时昏暗了下来,只有车库里的昏黄灯光一层又一层地透过特制的防弹玻璃,在王杰希和方士谦的脸上,身上,开出了朵朵好似快要谢了的黄花。

谁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微妙,空气粒子间满是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方士谦耐不住了,打破了僵局,他忍着身上伤口带来的疼痛将身体探到了前座,把王杰希正对前方的脸硬生生地掰了过来,却在看到王杰希的脸的那一瞬间失去了勇气,于是又连忙将眼睛闭上,用纤细的手指凭着感觉探索到了王杰希嘴唇的位置,着急地抚摸了几下,便用自己的嘴贴了上去。

方士谦的吻一向带有点玩味,正如他本人的性格一样,你说他幼稚,说他孩子气,说他吊儿郎当,却又不得不折服于他在手术台上严肃认真的表情,你说他成熟,可在组员们训练完休息的时候找队员pk的人总是他,输了赖在地上躺着不起耍无赖的那个人也是他。

但今天,那份玩味不见了,好似,带着些许委屈,又带着微许的愤怒,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生气,更像是一个小孩子被拿走最爱的玩具时的赌气。

方士谦用粉嫩而敏感的舌尖描绘着王杰希嘴唇上的细纹,又迫不及待地探向更加温热的深处,轻巧地攻破了牙齿所组成的极易推倒的城池,迎接他的,是柔软的口腔内部。

方士谦忘我地吻着王杰希,王杰希却也不甘示弱地回吻了过去,两人虽然在黑道上摸爬滚打多年,算是圈子里的“老年人”,论前辈也能称得上资格,可这个圈子自诞生到正式组织成立再到现在也不过十几个年头,虽然有很多前身,但这一道是最近几年才新兴起来,圈子里的大部分是年轻人,更有甚者,像蓝雨的卢瀚文,今年也不过十四岁。

两人虽然都在早期入圈,但入圈时年龄小,仅仅刚刚成年,到如今也不过二十四五岁,还正值青春热血的时候,都是气血方刚的年轻人,表达爱意的方式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冲动,即便是像王杰希这样的沉稳性子,血液中到底是流淌着一股子劲。

在王杰希从方士谦的突发亲吻中缓过来后,他也渐渐开始去回应方士谦,可能是因为发觉了方士谦的小情绪,今天的王杰希倒是比平常主动了些,这招对方士谦很受用,心里的小九九很快就被掐灭了。

情绪没了,情趣却还在,车里的温度持续上升,本来关掉的引擎好似重新启动了起来,发出的热气窜入了车里,两个人的脸颊都染上了桃红色。

唇齿间的碰撞还在继续,来不及吞咽的唾液瞬着下颚轮廓滑落,在皮肤上留下色情的痕迹。

两个人都紧拥着对方,仿佛像是在寒夜中抱团取暖,只能从对方身上获取热量与生命,又像是两只动物在温柔地打架,都想证明自己,却又不愿失了风度。过了良久,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方士谦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拼命地吸着车里并不算新鲜的空气,如一条溺水的鱼,再配上他身上七七八八的血痕伤口,看起来颇有些滑稽。

王杰希的体力较为好一些,喘了几口气很快就缓了过来,此时正直愣愣地盯着方士谦,看见自家恋人这番搞笑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本来就被王杰希盯得发毛的方士谦这下炸了,嘴巴还没有蓄力就开始释放加特林“喂喂喂王杰希!你笑个毛线啊!我肺活量是不怎么样又不是一天两天的秘密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作为大微草的领袖怎么可以嘲笑组员呢??怎么可以!!”


王杰希听到此话越发想笑,但在治疗之神威逼的眼神下缴械投降,只好将已经到达嘴边的笑声咽回了肚子,又用手使劲揉了揉脸,故作严肃状,可嘴角明显扬起的弧度却出卖了他。


王杰希在方士谦的脸上飞快偷了个香,迅速推开车门下了车,独留一句轻飘飘的“下车”陪伴着还在愣神的方士谦。


“靠靠靠靠靠!!王杰希你这个撩完就跑的大猪蹄子!你给我等着!”几发加农炮放完,方士谦连忙跳下了车,打算找王杰希算账———却见那人站在半暗半明的地方满眼笑意地朝他望过来。

——————“我不必回首,你便在我目光所及处”








在最后立一个flag!

以后每个月更文两次,大概是2个星期一发这样的

七月份的话应该还会有一文州中心向,请大家耐心等待!!









【方王方】锱铢必较(二)

终于肝完啦!!

感觉这篇偏王方一点......

不过这是一片互攻文,谦儿一定能攻回去滴!

(一)请戳头像唷!

至于(三),请大家耐心等待o(≧v≦)o

欢迎捉虫!

王杰希快速地看了方士谦一眼,皱了皱眉,又淡漠地说道:“快上车吧。”方士谦也不是什么含糊的人,见救援赶到,立刻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终于能好好休息了,方士谦心中如是想到。座椅柔软的触感让紧张了几小时的方士谦瞬间放松了下来,一上车,他就立马瘫在了车椅中,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一面想着晚上回去的宵夜,一面思考着一会儿怎么和王杰希解释他被百花追踪的事情。

诚然,今天再方士谦身上发生的一切事情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但却因为他一时的疏忽,这才导致了一系列的惨案。

王杰希怎么会不了解方士谦的实力?方士谦的搏斗能力确实不强,纯属于三招就能撂倒的人之一,可方士谦的判断力与警觉性却是一流的。

百花在前领袖张佳乐走后,没有一蹶不振,甚至将蓝雨的第三把手于锋引进,来接管第一任领袖孙哲平的代号——落花狼藉。

于锋的实力自然不弱,能够在蓝雨这种大组织里担任第三把手,自己要没两把刷子,早就不是被组织遗弃就是被其他黑道上的人干掉了。

可评论一个组织,不能只从领袖身上看,其他的成员当然也是很重要的。于锋的实力强,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其他的组员的实力却参差不齐。通俗的来说,就是没有实力特别突出的,也没有实力垫底的,中规中矩。

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这么生气的主要原因了。如果说方士谦是被于锋跟踪而没有发觉还值得原谅,今天跟踪他的可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除了粗心大意,好像确实没有其他的理由来解释这么一件奇怪的事情了。

“前辈,你能好好解释一下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搞的吗?”王杰希冷不丁的声音突然响起。

终究是问了啊,方士谦叹了口气,听这口气,还有些生气呢。

在他们之间的不和期顺利过渡后,王杰希就很少喊他前辈了,除了在做睡前运动心情好去挑弄方士谦的时候会喊前辈调戏方士谦,其余的大部分时间一般都会叫他更加亲密而又不显得腻歪的士谦,也不是没有特殊的时候,比如生气。

王杰希的的确确是极其生气的,他接到方士谦的救援电话时正在g市与一个小组织进行一场交易,这交易本是不用王杰希亲自出面的,但那个组织的领袖却非要与王杰希当面谈。

这场交易不是非常重要,但对于王杰希这种每件事都要亲力亲为的人来说,尤其是关乎组织利益的事情,当然是选择亲自出面。为了方便,王杰希随意在车库里选了一辆无牌号车,开着它就出门了。

哪知在行至一半时忽然收到了方士谦对微草全员的救援请求,许是信号不好,传来的声音模模糊糊的,急促的喘息求救里还带着一声细微的子弹射击擦过衣服布料所发出的声音。

王杰希听力多好啊?!怎么会放过那样的细节!不管三七是二十一还是二十二,他当即就安排高英杰代替他去参与面谈,自己则刻不容缓地赶去方士谦发出的坐标位置。

王杰希很慌,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他从小就是胜券在握,即使是输了,他也会总结不足提高自己,他从来胸有成竹。

但是心跳的声音在封闭的车里显得那样明显。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坐上了一个跷跷板的一端,他永远不知道他的另一端坐的是谁,那个人时轻时重,带着他的心脏,上颠下窜,就和他不知道方士谦现在的处境是否很艰险一样,眼前是一片乌云,除了绝望,什么也看不见。

他终究还是赶到了——在百花组织即将找到方士谦藏匿位置的前一刻。

当他看到方士谦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以及方士谦脸上狰狞强忍痛楚的表情时,他的眼神瞬时冷了下去,冰窖,只能这样描述。

作为一个领袖,王杰希一直以来是以成熟稳重为标签,即便是执行难度系数大的任务,又或者是受很严重的伤时,他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更别说是露出这样直接将杀意显现出来的眼神了。

要是有哪个微草队员和王杰希一辆车,绝对会被吓一个大跳。短短半小时,王杰希已经将皱眉与冷眼完整地演出了一遍。

这可是他的方士谦,谁也别想动他丝毫!王杰希一边开着车一边将明显温柔不少的眼神投向正在认真托腮思考的方士谦身上。

王杰希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可一旦触了他的底线,他就会————


锱铢必较!









【方王方】锱铢必报(一)

第一次写黑道paro的文

欢迎捉虫

大概会是个中短篇

最近要月考,二可能还要等一阵








“救援。坐标(88,79),位置东南方向,东边是百货大楼”冷酷无情的男声从一个身着黑装,眼带墨镜的男人口中流露出,顺着耳机的电线,待传到另一边人的耳朵里,已经带着一丝机械的味道。

泥泞道路上,一辆无牌号的车正在高速驾驶,里面开车的人神情冷淡,一双节骨分明的手灵活地打着方向盘。车子里的通讯器忽的发出了“嗞”的一声鸣响,刚才黑衣男子的话瞬时在不大的空间里回荡了起来。开车的男人一刹那间踩下了刹车,车子打了个转,停在了原地,被车轮扫过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印记。很快,那个男人就开始飞速地倒车,车辆向着远处的灯光灿烂处飞速驶去。

方士谦传完话后,四处张望了一下,最终选定了一辆体型较大的货车,小心翼翼地跑了过去,躲在了集装箱的后面,又将装在口袋里了的枪拿了出来抓在手里,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刚刚被百花的成员死命追捕,追击队伍里面甚至还有百花的现任领袖于锋。好几颗狙击枪的子弹可谓是擦着他的头发丝过的。想到这,方士谦不免倒吸了一口冷气。幸亏他机智,利用地形巧妙地逃脱了,否则现在自己肯定不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地等待组织的救援。

方士谦的医术在微草里自然算是当仁不让的好,放在黑道中那也是鹤立鸡群,还被同道人奉为“治疗之神”,即便是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在方神医的手下也能起死回生。

但是他的枪术,搏斗能力却是不尽如人意,与同组人较量,不出几分钟就会被撂倒在地。去训练场练射击,十发子弹里有七颗不知飞到哪里去葛优躺,中的两三发里,还都离靶心远远的,打在靶子的边缘地区。正因如此,方士谦很少自己一个人出任务,即使出,也多会有其他成员保护。所以大部分时候,方士谦都会瘫在组织里静静发霉。但这次却是例外。

最近的地下组织很是不安宁,叶秋的退出,叶修的回归给所有的组织都带来了不小的影响。微草上下也都在做着大幅度调整,实在是抽不出空来出任务。无奈之下,微草领袖王杰希只好将这件不是非常危险的差务活分到方士谦的头上,任务内容很简单,但又不得不做——给蓝雨组织运送一份重要文件。

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是极其轻松的,闲得脱水了的方士谦当然也很爽快地应下来。刚开始,事情确实如所有人想的一样顺利,将文件交到了蓝雨领袖喻文州的手中,和蓝雨的副领袖照常拌了几句嘴,叨嗑了些日常,便起程回微草。

不料回来的时候居然遭到了百花的跟踪,方士谦也不知怎的,一开始竟是没有发觉。待他发现时,于锋已经收到了下属的通知,马不停蹄地赶到了方士谦所处的位置,毫不犹豫地发起了攻击。

方士谦这才清醒,他本来是想去废弃的军工厂等待刘小别的接应,现在看来,他不得不改变计划。

方士谦趁着夜色正浓,四处寻找着可以躲避子弹的建筑物,但这对他来说有些困难。从蓝雨组织所在地到废弃军工厂的一段路,虽然算不上什么平坦大道,却也绝算不上一个容易躲子弹的好地方。

除了一些破旧的废汽车以外,便就只有断断续续地几棵断断续续算不上粗壮的树。这样的情况下,既要闪开来自百花的子弹,又要与组织里的人取得联系,即使是一个全副武装枪术高超的道上大佬也不可能保证全身而退,更何况是战五渣方士谦。

方士谦脑子还是机灵的。他没有选择走原路前往军工厂等待队友接应,而是选择在去往军工厂的路上转了弯,跑到了较为繁华的百货大楼。即便如此,他的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枪伤和擦伤,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

此时正逢淡季,商场附近的人实在是不算多,可到底也是公共场合,黑道上的人即使平时再怎么屌帅酷炫,在这种地方还是不敢随意放肆的。

方士谦借着人流较为密集的时候,敏捷地钻到了人群中,随着人流向霓虹灯烂漫的地方挪去。他当然不可能跟着人群一起走,在一个拐角处,方士谦轻巧地穿过人群,躲在了一辆大巴背后,向组织发送求救信号。

“什么破运气啊!送个文件还能被百花那帮小兔崽子给追......”方士谦小声抱怨了几句,又抹了抹额上的微微细汗,却不料触及到了额头上的伤口。刚刚方士谦急于逃命,还不曾觉得疼痛,现在放松下来,全身的痛觉神经好像在一刹那间被什么激活了,难以抑制疼痛席卷而来,方士谦瞬间感觉自己清醒了一万倍,连带着脸部表情都狰狞了。

“嗒”无牌车在方士谦面前停了下来,刺眼的车灯直挺挺地射进了方士谦的眼睛,方士谦不得已,只好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情景。驾驶座的窗户被里面的人摇了下来,朦胧的月色很快便将黑暗中那人的容貌映了出来。

这是一张只要混黑道就绝对不会不认识的脸,黑道上的五圣之一,微草组织的领袖———王杰希!